首页 医疗问答 健康资讯 动态 同城
全部 健康新闻 健康常识 健康百科

挥别空巢期宅男,施昇辉:50后,比理财更重要的是为自己而活

admin
发表于 2019-08-12 02:41:25
【早安健康/施昇辉(理财作家、乐活大叔)】

二○一六年十月一日,我的大女儿出嫁。当天,我邀的朋友坐了九桌,其中五桌朋友的交情至少超过十年,甚至有从小学就认识的朋友,另外四桌却都是近六年认识的,甚至有不到一年前才第一次见面的朋友。

或许你会说,我怎么藉女儿出嫁在打秋风呢?我不仅不这么认为,还很自豪我在第三人生居然可以交到这么多新朋友,而且交情好到只有极少数人真的因为有事而不能来。

这四桌的新朋友,有两桌来自旅行,有两桌是因为写书而认识的。没有这些新朋友出现在我生命中,或许我当天顶多只能邀到一、两桌的老朋友。此话怎说?这恐怕要从我二○○三年被公司要求自请离职开始说起。

近几年,我曾接受一些媒体的採访,谈到我失业在家的那段日子。许多记者很好奇,当时我最大的恐惧是什么?多数人会担心的经济问题,我倒还没有特别放在心上。我最担心的,其实是社交圈的逐渐萎缩。

我当时警惕我自己,绝对不可以因为失业而自暴自弃,因为如此一来的必然结局就是自我封闭。为了避免发生这种情形,我要求自己一个星期至少要和一位朋友见一次面,吃饭也好,喝咖啡也好。

开始的前三个月,都有达成目标,但接下来,我就愈来愈难启齿了。这些朋友多半是我工作时认识的同事、同业,或是客户。第一次邀请,他们都会答应,但在谈话中,就会发现彼此已经不容易有共同的话题,而且显然有些耽误到他们的工作,因此如果下次还要再邀同一个人,就觉得是麻烦他了。

以往和同事、同业、客户碰面,都会交换许多业界的情报,当然容易经常往来,但当我已经不能再给他们任何工作上的帮助,久而久之,自然就疏远了。

同学呢?我失业当时才不过四十四岁,跟我同龄的同学都还在事业上打拼,家庭生活尚且无暇兼顾,又岂有时间与我闲嗑牙?我就别叨扰他们了。只要去参加同学会时,别不理不睬我就好了。


到了失业的第二年,也就是二○○四年,我就真的成为彻头彻尾的宅男了。当时唯一还维持的聚餐,是和我同样失业的一位朋友。有一年农历春节前,我们两人还自己办尾牙,彼此交换礼物。幸好后来一起担任某家上柜电子公司的独立董事,至少不用自己出钱吃尾牙了。

这位朋友的太太不准他失业待在家里,所以他只好去朋友的公司看盘、买卖股票,所以还有每天会互动的朋友。我太太对我在家,没有什么意见,反而让我有时一整个白天,只有在出去买中饭时,才会和人说一句话:「一个排骨便当,外带。」

我是被迫提早进入退休状态,但这绝不是我逐渐失去社交圈的原因。很多人就算是届龄且风光的退休,也可能发生同样的情形,而且根据一些调查显示,男性又比女性严重。因为男性多半以事业为重,一旦没了工作,常常就不知道该怎么过生活了。如果届时不肯走出家门,就会注定发生这种结果。


2349 0

你的回应